缱绻公子

李易峰,可愿允我一场活色生香?

救命,我是不是掉入了这就是灌篮的坑??????!!!!!!!!

动物世界-窝囊废

 设定参照笔者上一篇绅士


李军×郑开司

你问李军,这个世界上谁是窝囊废?

从小到大,熟悉李军的人不算少,都知道这小子不来事,就喜欢漂亮的男孩,准确的说就是郑开司,这点上,李军但是非常赞同三姑六婆,左邻右舍的说法,这拐的郑家儿子那皮相好的不像话,叫一个漂亮!李军爱美,为了这郑开司倒是什么都干,隔天送这个,隔天买那个,为了郑母,累死累活,工作室加班揽活,经常彻夜不归,休息日,开着他爸买的金杯发传单,推销啥都干,补贴着医药费还不带要还的,其实这么说,不叫窝囊!

但是吧,有些事你人做了不算,全看老天爷办事,28岁的李军想着给郑母换个进口药,应着公司大脸仔的发财经来到澳门,从此后泥足深陷,再难解脱,赌瘾生生的在他的身上划了道口子,挤走了郑开司,偷走了他的爱情。

所以事到如今,李军永远记得,在去澳门之前,他抱着郑开司不撒手,亲着郑开司不撒嘴,而郑开司担心的模样:李军,你这一去就别回来了!哎,回不来了,回来了身体,却把那心,那拳拳情意丢在了澳门的赌桌上。窝囊!

话又说回来,李军被邻居的唾沫星子淹死他都能腆着脸一笑而过,起码笑嘻嘻堆在脸上,mmp埋在心里,但只有这一句窝囊废你说不得,一说准给你急,前年,一小孩看着他偷偷摸摸从老院子拿着文件袋泡出来,就随着家里姨婆喊了他一句:李窝囊,这下可惹恼李军,扔下偷来的房契就把那孩子拽着往河里扔,得亏后来郑开司赶到,他害怕的哆哆嗦嗦的样子才平息李军的怒火,自那以后,再没有人说过他窝囊。

所以,李军他是绝对不肯承认自己是窝囊废的。

哪怕,他亲爱的郑开司因为他踏上了这艘草菅人命的巨轮。
哪怕,他最爱的郑开司很有可能走不出那片黑门。

李军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是窝囊废,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赚了这把后,就等发迹了,大把大把的钱可以给郑母最好的治疗,可以给郑开司所有他想要的,他不窝囊!稍微委屈了下他的开司而已……

但是,当他毫无所知,带着自己藏起来的三颗星来到主舱要来赎被拖走的郑开司的时候,听着里面肉体啪啪的碰撞声,男人低沉的喘息,和……郑开司痛苦难耐的呻吟,就像一只被凌虐的幼猫一般,等了好久,才能听见他微弱的泣音,好像他随时会因为过度痛苦的性爱而停止呼吸,以及他最后轻微的一声:李军……

这时,跪在一门之外的李军才恍然大悟
“原来,我真的……是个窝囊废……”


(ooc是我,改动了后来郑开司出来后的情节,设置了李军决定拿着准备要卖钱的星去赎郑开司的情节,不喜勿喷。
同时,在我心中,一直都觉得,动物世界里的人都是可悲的,可怜的,所以笔者把李军的故事改成了这样的一个设定,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罢了!)

动物世界-绅士

安德森×郑开司

安德森是一个绅士,他衣着得体,行事简直该死的温柔,甚至在将一个个走投无路的人拖进地狱时也不忘说上一句请,当然,如果你要将卡牌冲入下水道,那他就只能做一个暴躁的绅士,当然,他还是会用考究精细的手帕拭去你的残血。

而我们知道,绅士是绝对不会说脏话的,比如说:fuck

但是,我们又知道,人到了半夜的时候总是特别感性,他们会撕掉白天的伪装,思维回归本性,或者说是兽性。安德森也不例外,在他的脑海里无数次的回放着郑开司抱着两袋钱离开时那不屑的一顾,似嗔似怨,似悲悯,似迫不及待需要证明自己的嚣张,更似万中无一,让人心痒的高高在上。

这样想着,安德森缓缓的踱着步子,心情大好的上帝送给自己的礼物,甚至不忘闭眼感激主的恩赐。

“唔……唔……”伴随着座椅吱吱的响动,一全身赤裸被束缚在躺椅上,唯独眼睛和嘴巴被黑布严严实实遮住的少年不顾出血的手腕要命的挣扎着,看的安德森心情舒畅。

他干脆跪坐在地毯上,亲昵抚摸着少年颤抖不已的身体:“宝贝儿,你不应该这么害怕啊……你明明,那么厉害……厉害的我心痒”

“呜呜……唔”少年挣扎的更厉害了,整个身体更为剧烈的起伏

“啧……他们竟然堵住了你的嘴,这太让我生气,毕竟,它那么的美”说罢一把扯下开司嘴上的黑胶,凑上去舔舐开司还来不及咽下的津液“味道不错……”

郑开司脑内警铃大作,他只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拿着两袋美金和众人一起下船才对,而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被屈辱的困在这个地方任人鱼肉……

“嘶”郑开司被颈间袭来的剧痛拉扯了回来,忙推开此刻正在自己身上肆虐的西方男人“你他妈的……说话不算话”却又因为浑身不得力而将自己摔倒在地上。

“不……不,不”安德森毫不费力的将人带到床上“说花不算话的是你,我只是讨回我你在这艘船上需要支付的利息”

听罢,郑开司顿感绝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自己的竹马李军虽是个骗子,却从未强迫过自己,难不成今天真他么要在这艘船上玩完……也不知道李军哪个混蛋会不会后悔……

“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的感受却非常的好,知道为什么吗”安德森缓缓分开身下人无力的双腿“你今天发着低烧……里面肯定很烫,肯定要命的舒服”

“你说说,绅士都想操你,怎么办?”

……

大老板与大明星(三)



没什么需要净化的,我单方面宣布,黑子还有七天头七。


正襟危坐的大明星脑内:
预想一:双手叉腰嚷嚷:还钱!
大老板扔来一张支票并表示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拜拜了您呐
算了,谁让自己对大老板还有一丝丝想法,计划不通!
预想二:大明星干脆陷入身后的沙发里,懒洋洋的张嘴:伺候好我,钱不用你还,你要什么有什么……
大老板星星眼,感激涕零:我想换阿斯顿·马丁One-77
大明星惊人的发现此刻的大老板莫名的和狗仔伟重叠了,我去,计划惨败!


打破了大明星幻想的是大老板突然的靠近,等到大明星意识到大老板已经离他不过几厘米,好家伙,顿时被拉回现实生活的大明星可悲的发现自己想回到了启蒙时代一样,很难一句话表述清楚自己的想法。

眼看段子手的称号💊。

男人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响起:“虽然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花费不少时间来和你玩木头人的游戏”

大明星似乎很不习惯被人这样对待,也难怪,平时好哥哥,好姐姐的多着,哪有眼前人这般的不耐烦“我遇到了麻烦”

大老板看了他一眼“这麻烦,我招的?”
“我来找你,那肯定是你惹的啊……这有什么好炫耀的”大明星有点不开心。


这边大老板也没有否认说自己哪有炫耀之意,只等着大明星的后话。

“……”

“所以说,我现在应该?”大老板低头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看不见人神色的大明星干脆蹲了下来,和人平视,一双眼睛瞪的溜圆“没让你还钱,真的!所以你不要跟我钱帐两清……也不是要包养你,你不要怕我……”两个爪子挥的可欢了
片刻后弱弱的说“你不会想要换辆车的,对吧?”


大老板恍惚间想起了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布偶,说实话那猫算不得幸运,落得个自己这样的主人,起码的吃喝拉撒没一样管的,更不说摸抱蹭亲。但也奇怪,这猫特别爱黏他,人说猫高冷傲娇,更别说是猫中美人布偶了,所以这旁人求而不得的亲热就落到了他的身上,每天早晨总能在猫咪的呼噜声中醒来,它还特别爱突然冲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滴溜圆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两人一拱一拱的,要不了几下就钻进怀里,奈何大老板每次将它扔的远远的,任其叫个不停。
事情的转机是有一次,小猫咪躲在了它的床上,管家想了多少着都没把它弄下来,还被抓的不轻,这才请来了大老板,大老板向来没有耐性,索性一把提起猫咪,可让他惊讶的是猫咪竟然哭了,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四肢扑腾着往他身上靠,饶是百毒不侵的钢铁男儿此刻也动了恻隐之心,任管家将猫放到自己的怀中,现在他还记得抱着那个软绵绵的东西时自己浑身的僵硬,也久违的感受到鼻翼传来的酸意,后来大老板送猫咪去了宠物医院,照了b超才知道原来小家伙怀孕了,但是那之后猫咪的状况却说不上好,吃的极少,甚至几天喝不了几口水,严重脱毛不说,鼻头老是掉皮屑,有几次大老板叫它,它都会呆好久。

可是没等到大老板带它去医院,布偶就不见了,大老板去看了它的小窝,小窝里有自己的袜子,用了一次的毛巾,藏蓝的领带,……那天,大老板自己一个人呆了好久好久。


后来有人告诉大老板,猫咪通常会预感到自己的不幸,它们会在那之前自己躲起来,独自去面对即将到来的不幸,甚至是死亡……

可是那个“小偷”甚至都没有一个名字,其实,大老板早就想好了,它可以叫球球……


现在想起来,大老板依旧是良久的神伤与不解,小家伙为什么会喜欢自己?明明对它一点都不好,就像此刻,自己随便就能将眼前的人看个通透,无疑,他喜欢自己,甚至说,很喜欢,被纳入伴侣考虑的那种喜欢,而这些,是为什么?


“那个……”大明星双手放上他的膝盖“我什么都不要,但你也得照顾下我的面子吧……某伟错误的以为了我和你……他认定我们是情侣了……”大明星想了想还是把潜规则换了下来“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之间的新闻……所以你不要跟别的人有过密接触好不好……虽然有点危言耸听,某伟无孔不入……最好和别人牵手都不要……不然头条一定是,‘大老板红杏出墙力做不倒金枪,明星li黯然神伤沦为下堂废妻’……干什么……我不要面子的啊”说完还瞅了瞅人


“无孔不入?”大老板也不管他如何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只顺势将人搂了起来,指了指窗外畏畏缩缩,隐在半人高灌木丛的某伟“是这样吗?”


大明星顺势望去,吓得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他什么时候在外面的?”顺势将人扑倒在沙发上“快躲起来,坐那么直等着当ATM呐!”

“完了完了”大明星将人的嘴死死捂住,这真特么要被人当成自助取款机了
看够了身上人的紧张,大老板轻描淡写:外面看不见的。

这时大明星才深深松了一口气,片刻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整个眼睛亮的不像话,语气却故作哀婉“我只能在这呆一晚上了……这里拍不到但是出去跟直接送钱有什么区别,不对,是直接送车有什么区别……



“哎,你觉得怎样”大明星有点忐忑

大老板将身上的人推开“自便”

作者觉得,大老板也只能嘚瑟这几章了……话说本文应该不过十章,小短萌我的爱。


写的文不多,但仍然感激每一颗小心心……

黑子一发疯,我就想更新,我的大老板和大明星已经按耐不住了。

一个春晚,不知道吓疯了了多少条狗。一笑而已,死了多少黑子的妈。

大老板和大明星2

距离挥之不去的车震已经过去三天了,就在大明星已经不那么膈应的时候,某伟给了他迎头一击。

“什么?”大明星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某伟盯着对面全副武装的大明星,递过照片“其实以你现在的地位,完全没必要接受潜规则,但是既然我不小心撞破了你和×总的好事?也不好什么都不留,是吧?”


大明星一把夺过照片,不敢置信的望着对面的狗仔。

照片上大老板一手遮住大明星眼睛,另一只手抚着他的耳朵,好不亲热。
背你妈的时,大明星暗暗咬牙。

当时目睹一见钟情的对象室外宣淫,颇感神伤打算离开,岂料自己尚未转身便被车上下来的大老板抓了个正着,如果刚刚的自己算是伤心的话,那现在妥妥的只有尴尬了。


显然大老板是经过大风大浪的,片刻的讶异后便自然的走向大明星。


不待大老板开口,大明星赶紧解释“我出来透个气”
大老板紧紧注视着他,不说话。
大明星觉得更尴尬了,更加不想多待,转身就走。
“等等”男人低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该死,大明星只好停下,转过身来,大老板已经到了他身后单手摩挲着他的眼睛“这双眼,什么都没看到?”一双抚摸他的耳垂“它,确定什么都没听到?”
大明星怔住,说不出话来。
大老板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对峙着。
我去!这什么操作?冷静!淡定!镇定,不能让人觉得你跟个人事不知的童子鸡似的!从气势上压过他,你可以的!明明他浪荡在先,你要雄起!


大老板看着眼前人一双美目滴溜溜的转,向前倾了倾。
自我催眠,镇定完毕的大明星不退不避,拉过大老板的手碰上自己的唇:不知道啊,但我能保证它什么都不会说。然后自以为淡定游刃有余的转身离开了。
大老板看着远去的大明星,神色不明。

风情万种?有的,如果不是最后离开时紧张的同手同脚了的话。

所以,当时,被某伟拍了个够,再往后面一看,果然自己拉着大老板的手任何上自己的唇也有。
“而且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前面的车震我也有视频……”
“我?”大明星简直要被气笑了,“你确定”
某伟也淡定“嗯”

大明星觉得自己要哭了,合着自己伤了心后,还得背锅!活色生香是别人的,丑闻就成了自己的了,自己如今风头正劲,毁誉参半,这要爆出来,车震?有!摸了没?摸了!不管车震门主角是不是自己,挨骂的总是自己,要是经纪人知道了,破罐子破摔,把自己送到人床上都有可能。
得冷静啊,狗仔要的也就那些而已。
“车震我没有,你要多少钱?”大明星直了直身子
“最近想买辆车”
妈的,你想要我烧给你!
看出了大明星的愤怒,某伟淡定表示“你不要,我相信有的是人想要……我依旧可以得到我想要的”
“我特么……”大明星站了起来
“你干嘛?”狗仔伟站起来直往后退
咬了咬牙,大明星皮笑肉不笑“别紧张,我只是想砍个价而已”
“……”

忘了告诉你,我们的大明星是个金牛座,而现在我们的金牛座正在驱车赶往大老板宅邸的路上,不是我的爱人,休想花我一分钱。

一路上踌躇满志,到了目的地却望而却步,眼前的豪宅,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无形中还透漏一丝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笔墨难以形容的大气堂皇。
久久徘徊的大明星很快引起了保安的注意,待他打眼一看,来人分外惹眼,肯定不是歹人,便去通知了屋主。
所以当大老板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大明星被狠狠的吓了一跳。
来者是客,更何况,美人来寻,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大老板带着大明星进了家,招呼着仆人拿了新拖鞋来,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大明星有点拘谨,坐的笔直笔直的。
“有事?”大老板打破了这种尴尬。


新年快乐🎉🎊🎉🎊🎉希望大家狗年旺旺旺,我的易峰,今年会有更多人来爱你。

其实,三已经在路上了,只是要等我们易峰,静不下心。

大老板与大明星

大老板是天之骄子,富埒陶白,英武肃然,挺拔潇洒,目光中自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摄人,皮相万中无一不说,更是经纶满腹,一襟风月。清风凉夏生笔意,风流风华皆是他。谁不想才色双收?大明星想!

大明星,娱乐圈的宠儿,亦纯亦媚,可咸可甜,一双杏眼更意味不明,圆眸紧瞪是勾引邻家哥哥偷尝禁果的处子,圆眸半阖则恰似翻脸无情的风情美人,要把一切踩在脚下的恣意浪荡,魅力值与征服值挂钩,谁人不吃这一套,大老板不吃!

说来说去,我们的直男“扳手”很不幸的单恋了。

大老板和大明星是在邂逅在某某某颁奖晚会上,大明星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内搭同色红点衬衫,四六分卷刘海俏皮的衬着精致的五官,刚上映的电影反响不错,拿奖十拿九稳,偏这人一脸的不高兴,水润的薄唇不时嘟起,杏眼更是不停满场乱瞥,经济人弯腰递过水杯只嚷:祖宗,安安分分的坐着,别又招着得罪不起的人。

大明星小巧的鼻翼皱起:那我干啥?

经纪人好笑,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那还累死累活拍戏干嘛,就你这皮相和性格,我搁小板凳上坐着收钱行不行?
大明星也觉好笑,紧着开玩笑:你可得好好挑啊,我可爱才又爱色。

经纪人想了想:哪个才?
大明星偏偏头:两个。
说不过他,经纪人嘱咐了两句就退了开。

大明星注意到手机的时间,据开场已经不到一分钟了,然而台上的主持人压根没就位,经工作人员才得知,还有金主人没来,得等。

大明星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尤其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却也不好发作,只得盯着入场口神游。
所以大明星是第一个看到大老板进场的人,对方比自己还高出一些,穿着一身深色休闲西装,去了领带,身上几乎没有装饰,但从他深邃的眉眼,凌厉的面部线条与一身光华内敛的气度中都能判断出,这个男人就是工作人员口中的金主了,果然,他一到场,候场的主持人即刻便动身。晚会开始。
晚会的开场依旧欲扬先抑,通明的灯火瞬间熄灭,待主持人就位灯火悉数亮起,所以当黑暗中光束再起时,大老板刚好走过大明星面前,俊美无俦,耐人寻味。

你看就是这么巧,你就刚好看见了他,这一刚好,就是你的一眼万年。

恍惚间,大明星想到了高中课外读物上洪楩在《清平山堂话本·风月瑞仙亭》的一句话

“孩儿见他文章绝代,才貌双全,必有荣华之日,因此嫁了他。”

大明星那种不谈恋爱就会死的感觉又回来了。

神游之际,被主持人念到名字的大明星吓了一跳,一双眼瞬间不谙世事,万能的聚光灯求之不得的捕捉到了这一刻。大明星上台依旧贯彻执行不卖惨,不煽情,言简意赅,领了奖就想着下去,奈何主持人不放他,硬要他谈谈自身感情问题,大明星也不扭捏,直言单身,主持人不依不饶,当起了媒人,大明星盯着台下的大老板,笑的风情,回了主持人

“何须月老结连理,自有姻缘戏恋人”
这一番套路,总算下了台,千挨万靠,晚会总算到了尾声,大明星眼观鼻鼻观心,看着离场的大老板,犹豫了一会儿,也走了出去。

他在偏僻的停车花园角落里找到大老板,彼时大老板刚上了一辆卡宴,大明星想着等等打个招呼,结果……

卡宴是难得的重型车,比那些的薄铁皮的名车,可以说稳如泰山,但整辆车震得相当厉害,可见车里必定是被翻红浪,情天孽海。

大明星有点伤心了,在娱乐圈想谈场舒服的恋爱不容易,一见钟情更不容易,那到底什么才是容易的?


此时,车内云雨暂歇,大老板食指轻扣着身下人如玉的肩膀,想着现在的男人倒是越来越美了,字面上的美,皮肤,面容,然而到底在内在却是乏善可陈的,突然心念电闪,凑近身下人,低沉的问道:田燚的《情愤》,会背吗?

身下人面色潮红未褪,不解其意,愣住了。


大老板倒觉得在情理之中,只是难免厌倦,身下人当是金主生气了,不依不饶的缠了上去,只待再干个热火朝天。大老板却是兴致缺缺,扯下缠在脖子上的手臂,起身穿好衣物,下了车。

有没有2?有没有2?有没有2?作者表示ta不知道。



等在纽约出来了之后,我是不会放过天天小美人的的。🤗🤗